娱乐
首页 > 娱乐
杰克・吉伦哈尔:偏偏最爱做个“非正常人类”
2017-07-04 16:24:39 新京报
分享到:

  《夜行者》剧照

  继《雪国列车》之后,今年戛纳电影节展映的奉俊昊新片《玉子》再次云集了众多好莱坞明星的加盟,当中就包括杰克・吉伦哈尔。这位演员世家出身的中生代好莱坞影星一反近年来严肃、复杂甚至黑暗的银幕形象,成了片中的搞笑担当。最近几年,杰克演了许多黑暗的角色,“我喜欢这些角色,他们演起来是很有趣的。而且当你走进黑暗的时候,某种程度上会起到照明的作用。”

  其实杰克・吉伦哈尔入行以来一直在探索表演的边界,从童星到爱情喜剧男主角,从不被世俗认可的同性恋到挑战道德底线的新闻记者,从被外星生物追杀的宇航员到贪婪的科学家,没有他不敢尝试的角色,也没有他不敢挑战的身型。

  在吉伦哈尔看来,改变体重做个“橡皮人”并不能算是演戏的一种技艺,只是他作为演员对自己的一个要求。他也希望这能让一部分吃不了苦的演员知难而退:“因为现在看来,谁都觉得自己能当演员。”

  A 出身电影世家保罗・纽曼是他的教父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的父亲是电影导演史帝芬・吉伦哈尔,身上流淌着17世纪瑞典贵族安得斯・莱昂纳多・吉伦哈尔的血液。母亲是电影制作人、剧作家妮奥美・芳娜,是俄罗斯和犹太人的混血。杰克从小的成长环境非常优越,他的教父是保罗・纽曼,教母是杰米・李・柯蒂斯,都是好莱坞A咖级人物。他人生的第一堂驾驶课就是在保罗・纽曼的指导下展开的。

  为了让他对现有的生活抱有感恩,杰克的父母坚持让他在暑期通过打工来养活自己,因此他当过餐厅服务生,还做过救生员。回忆起当年在马萨葡萄园岛做救生员的经历,杰克说,“很无聊,有时候我甚至会拿起救生员浮标,沿着海滩小跑,就像《海滩救护队》那样,假装有紧急事故发生。”

  在他13岁那年,父母选择在游民收容中心举行他的犹太教成人礼:“我和我的家人一致认为应该为社区做些善事,所以就抛弃了传统的流程,去到一家游民收容中心,做了一些志愿者的工作,然后在那里举行了一场派对。他们希望我通过这个仪式,从此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。”

  B 想做演员 只是因为约翰尼・德普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第一次受到内心的感召想要当一名演员,是因为看了《艾德・伍德》,这部电影是蒂姆・伯顿和约翰尼・德普搭档的经典之作,提名了1995年的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。

  其实早在该片上映几年前,杰克就入行了,在1991年上映的西部喜剧片《城市乡巴佬》中他首次出镜,与比利・克里斯托演一对父子。虽然父母都是圈中人,但对这位小童星却有着更专业的保护措施。当时备受关注的《野鸭变凤凰》曾有意找杰克出演,但他的父母却禁止他进入该剧组,因为影片的拍摄要求吉伦哈尔在明尼苏达州住两个月,离家太远太久了,家长无法接受。

  不过,年少成名也会遇到一些壁垒,他要经常与一些年龄较大的演员们同场竞争。试镜《红磨坊》时他才20岁上下,却要和莱昂纳多・迪卡普里奥、希斯・莱杰、伊万・麦克格雷格一同竞争――后面这三位在当时都已有了各自的代表作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、《我恨你的十件事》以及《猜火车》,吉伦哈尔是最年轻也是知名度最低的演员:“我希望落选并不是因为我的才华不够。又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吧。”

  C 最仰慕姐姐但也经常被对方逼疯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遇到的首个突破性角色是电影《死亡幻觉》中的男主角丹尼,有趣的是,片中丹尼有个成天跟他过不去的姐姐,她的扮演者正是杰克现实生活中的姐姐玛吉・吉伦哈尔。

  在谈到和姐姐合作同一部电影的感受时,他说:“这对我和我姐姐来说都太难了。当时我19岁,她23岁,我老是吐槽她你干吗呢,她就回怼我说你逊爆了,我通常会再次顶回去你就没点真料――我们有一种非常典型的竞争式姐弟相处模式。但我接下这部戏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,因为她是全世界我最仰慕的人,但有的时候真的可以把我逼疯。”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和玛吉・吉伦哈尔也是21世纪第一对双双获得奥斯卡表演奖项提名的姐弟,玛吉凭借《疯狂的心》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提名,而杰克则凭借在《断背山》中的出色表演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提名。杰克也没少被姐姐表扬:“她去看了《警戒结束》,然后哭着给我打电话说,她对我的表演感到骄傲。无论别人怎么谈论这部电影,我的姐姐被感动了,而且为我骄傲。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  D 不惊人不罢休甘为角色变“橡皮人”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是著名的入戏狂魔,在拍摄《断背山》期间因为太入戏而被传性向成谜。对此他曾回应道:“你知道吗?其实我觉得被传是双性恋对我是一种赞美。这意味着我能表现更多类型的角色。我对人们想怎么称呼我持开放态度。”可惜他并未因此角色拿下奥斯卡小金人,并从此踏上了一条“角色不惊人不罢休”的不归路。

  《源代码》中仅剩上半身的伤患,《警戒结束》中重压之下的巡逻警察,《宿敌》中分裂的自己,《囚徒》中暴走的探员,《夜行者》中诡异的记者,《铁拳》中自暴自弃的拳王,《破碎人生》中凿墙玩的银行家,《夜行动物》里意淫前女友被奸杀的作家……他挑的角色没一个是正常人。

  杰克也是著名的方法派演员。《夜行者》需要他减重,他每天从家跑步到片场,暴瘦30磅(约13.6公斤);《铁拳》需要他增肌,他晨跑、跳绳,练步法、拳击和沙袋,还会做大量的力量训练,涨了28磅(约12.7公斤)。但他的姐姐并不赞同这种为角色变成“橡皮人”的行为:“我和姐姐经常为这事争论。我减了体重或者学了一项新技能,她就会说其实你不需要靠改变自己的身体去塑造角色。有的时候我赞同她,但有些时候我还是坚持自我。”

  E 漂亮女孩很多遇到对的才会驻足

  杰克・吉伦哈尔有一段关注度极高的感情经历,即使在分手后也被不断提及。只因女方是泰勒・斯威夫特。2010年,泰勒・斯威夫特与杰克・吉伦哈尔通过格温妮斯・帕特洛牵线而相遇。曾有知情人透露:“她觉得自己要嫁给吉伦哈尔,她深深地爱着对方。”两人还一起去了玛吉・吉伦哈尔在布鲁克林的家,共享了感恩节晚餐。没多久就是泰勒・斯威夫特21岁的生日派对,但身为男朋友的杰克・吉伦哈尔却爽约了……

  这段情侣关系最后因为吉伦哈尔在圣诞节前后的一通电话而结束,据传他提出的分手理由是两人年龄悬殊,而且吸引了太多媒体关注,杰克并不想要这样的爱情。泰勒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,她先是写了一首《All Too Well》祭奠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按照泰勒歌词里的意思,这之后杰克曾数次打电话想要复合,于是她又写了一首《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》,劝杰克放弃吧,咱们回不去了。

  数年后,在霍华德・斯特恩的逼问下,杰克少见地开口回应了此事:“她确实是个漂亮的姑娘。”在霍华德问他一生中经历过几段刻骨铭心的恋爱时,他说:“三次,不,两次。”粉丝和媒体更愿意相信他提及的这两次恋爱是分别和克斯汀・邓斯特,以及瑞茜・威瑟斯彭。杰克曾说:“世上有很多漂亮女人,有很多机会。但我相信只要你遇到对的人,你就会留在那里。”

  Tips

  ●他年少时曾喜欢过《家有喜旺》中的女星玛莎・普林顿。在她拍摄《不设限通缉》的时候,他在片场见到了她,因为这部戏的编剧就是杰克・吉伦哈尔的母亲妮奥美・芳娜。

  ●在拍《反恐疑云》期间,杰克生生将合作的演员彼得・萨斯加德给逼疯了,因为他一直不停地重播U2和50 Cent的歌曲,一直,不停,重播。彼得还是他姐夫。

  ●他最喜欢的书是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,他家养了两条狗,就是以小说中的主要角色命名的。

  ●2001年杰克・吉伦哈尔主演的电影《死亡幻觉》中,Phantom Planet的主唱亚历克斯・格林瓦尔德有参与演出,在2002年Phantom Planet乐队发行的专辑《The Guest》中,亚历克斯将杰克的名字列在鸣谢表中。

  ●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上了两年课,当时罗伯特・瑟曼是他的教授之一,罗伯特・瑟曼的女儿就是好莱坞女星乌玛・瑟曼。

  撰文/李桐

分享到: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头条
头条
娱乐
社会
体育
财经
军事
时尚